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Tagged under:

職場|台灣上班族的怪現象:整天都在「抄筆記」,問到意見時大家靜悄悄

在我看來,台灣人(尤其是上班族)抄筆記的背後,其實一種逃避責任的行為:我抄筆記代表我上課很認真哦!所以考不好不要怪我。我抄筆記代表我很投入這場會議或演講哦!所以沒有結論、沒有成績,也不該推到我頭上,需要的時候我還能翻出筆記本證明大家說了些什麼呢。


圖、文/黃郁棋 

不知道你發現沒有,台灣人真的很愛抄筆記啊。從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學、研究所、出社會,台灣人只要遇到「開會、演講」場合,都會出現一個相同狀況:

「抄筆記、抄筆記、抄!抄!抄!問到意見與看法時,除了少數具備領導特質的人,大家都靜悄悄。」

我之所以會忽然想提這個,是因為看見大陸ROI Festival創辦人Onicek He幾天前在臉書分享了一段話
「台湾也许可以更自信!晚上是远见高峰会的夜场。人比白天还多。相比大陆,及我多年对台湾朋友认知,他们整体忠勤努力是很杰出的,很多白天忙于工作的听众,晚上下班特别赶过来。我特别发现几个细节,记笔记人的比例远高于大陆,以及会刊中对于台湾企业家讲者的介绍,这一代几乎都有美国常青藤大学的经历被重点介绍,而他们演讲中常常会引用的理论案例,都是来自美国一些管理和战略大师,这些最新理念的运用在企业经营中自然成为了他们的优势。

但我在思考,是否台湾可以在未来多一些提倡源自台湾东方思维的管理哲学呢?如果一味的推崇西方的理念,光记笔记去复制,台湾朋友就会失去思考的能力的锻炼和创新意识的培养,而这一块我认为大陆的企业家相对占优势,也许他们很多是草根,并没有常青藤的光耀背景,但他们更具有创新的管理哲学,更接地气。在未来我相信无论台湾还是大陆,经营一个伟大的企业运用的管理哲学一定是东方我们自己的,类似阿里巴巴,鸿海富士康这些在全球都能有竞争力的企业的创始人,马云和郭台铭的管理哲学都不是靠复制出来的。」

我知道對於這種現象,大家普遍有個認知:這是台灣失敗的填鴨式教育造成的!大家都習慣了學校給的正確答案,不習慣思考,導致每個人還延續著學生時代的習慣,就是聽課時一定要抄筆記、畫重點,拿出螢光筆塗塗塗。但是,問題真的只有這樣而已嗎?

我個人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是很討厭上課抄筆記的人。因為就算你寫字速度夠快,勤抄筆記依舊會佔用掉你一部份的注意力;若台上講者談到需要思考的問題時,抄筆記這個動作總是很容易打斷思考,或導致進度跟不上。雖然抄筆記習慣幾乎被所有家長視為一種美德、認真的代名詞,但我從小到大根本就不吃這套。

尤其,抄筆記的人分數還不如我的時候。

好吧,學生時代就算了。出了社會,除了會議記錄負責人外,哪裡需要「人人瘋狂抄筆記」呢?如果這個會議是某種布達、宣告一些事項要大家照辦,那「會議記錄」這個角色自然是必要的;大家看會議記錄即可,何必抄筆記當低頭族呢?

如果這個會議本身更接近「大腦風暴」(Brainstorm),可能是事業開端或是過程遇到困難,需要大家集思廣益,那你該做的應該是投入腦力激盪、儘可能幫助團隊找到破口,而不是把大家說的話一字不漏的抄下來,然後會議結束了沒有任何結論。


在我看來,台灣人(尤其是上班族)抄筆記的背後,其實一種逃避責任的行為:我抄筆記代表我上課很認真哦!所以考不好不要怪我。我抄筆記代表我很投入這場會議或演講哦!所以沒有結論、沒有成績,也不該推到我頭上,需要的時候我還能翻出筆記本證明大家說了些什麼呢。

我直接說破抄筆記者的小小心思吧:

   一、抄筆記,可以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閑;忙碌的人通常比較不會遭殃。

   二、抄筆記不必負責,會議中提案最多、想法最豐富的人,往往也要揹負「執行責任」;沒辦法,這案子是你提的嘛!既然你負責提案與執行,自然成敗責任也在你身上了。我負責抄筆記,需要我的時候可以找我幫點小忙,但是別想讓我「負責」。

   三、另外還有很多時候,就是因為沒想法才抄筆記;抄的時候還得注意一點,不要跟上司有眼神的交會,否則就遭殃了。真的被點名了,儘可能講一些無關痛癢的事,講久一點、贅字多一點,最好把一個不重要的事講五分鐘,然後讓下一位想法多的盡情發揮。

   四、台灣人從小就覺得抄筆記的人認真上進,所以抄筆記給人的觀感有益無害。

   五、抄筆記可以避免開完會後忘記內容,隨時複習;雖然說,很多人抄了一堆筆記後根本也不會回頭看就是了。


這裡我不是說抄筆記就不對哦!很多時候,抄筆記是有助於思考的。為了融入整個會議的思潮,有時候筆記抄下幾個「重點」,然後看著它進行思考發揮,是很有幫助的。(有些人會習慣畫成心智圖)不過,抄筆記絕對不能反賓為主,變成「抄筆記先於思考、先於會議進行」!否則,這個會議有你或沒有你,根本沒差別。

此外,Onicek He還提到一個重點:台灣人崇尚西方理念、拿筆記「複製」,而不是選擇自己去闖、找出一個接地氣的答案。就算你想當Copy Cat,也得當隻會說地方土語的貓吧!

我認為會議本身其實也有責任避免「筆記狂人」的出現,而且做法很簡單:

   一、開會前,先搞清楚開會的目的;目的必須明確、並且「可以呈現」。如果只是進行一個形而上的交流而不需要結論,那回家開團體視訊就好了,根本不必見面。

   二、釐清每個與會人與該會議的關聯性。你想開編輯會議討論專題走向,卻在路上隨便找來一個Android工程師參與會議,有意思嗎?每個與會人都必須是某領域的「Key Man」,他們的職位、能力,都有能力影響會議結論的時候,參與會議討論才有意義。

   三、開會前幾天,發個會議通知吧!並且丟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核心,開會一開始就讓大家分享自己對於這個問題的意見。如果某人一次、兩次,都只能講出毫無思考價值的言論,甚至可以明顯看出他是臨時隨口講的,就該思考接下來是否要邀請他參與會議了。

多多與人進行思想上的交鋒吧!以紙筆作為天地,連會議室都為你哭泣,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