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Tagged under: ,

網路與媒體|作為台灣代表隊,參加「Google世界挑戰賽」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文/黃郁棋 

作為一個骨灰級的Google產品腦殘粉,這一次能夠收到邀請、前往日本參加「Google Adventure」世界挑戰賽,真的是2016年的意外驚喜;而這趟四天三夜的日本之旅,大概是繼2013年我去杭州工作以來,最大的文化衝擊了。


比iPhone7還要神秘的「Google Adventure」

這趟跟我一起去日本參加挑戰賽的,除了Google台灣的工作人員外,就只有「阿神」與「阿謙」。(他們在遊戲直播界頗有名氣) 我們在桃園國際機場會合後,簡單交換了一下情報,也就是對這個「活動」到底得到的資訊有多少。

答案是:沒有,沒有任何資訊。

我們三個人直到搭上飛往東京成田機場的飛機,都還搞不清楚到底Google邀請我們去做什麼,他們對於活動內容真的是保密到家了。(也因此,我在填寫公司出差單的時候,也真是用盡了想像力,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右邊是那位是阿神,左邊是阿謙。(圖/黃郁棋攝)

誰說網紅只能活在臉書上

先來說說「阿神與阿謙」這個組合吧。我前面提到,他們是遊戲圈中頗有名氣的直播主、YouTuber,兩人起先都在遊戲圈中打轉,累積了一些人氣後,組成二人男子團體「酷酷兄弟」,開始把觸角伸向更廣泛的領域。

你問我,效果好不好啊?我這樣說吧:一大早在機場的時候,阿神有拿起iPhone使用YouTube直播了五分鐘左右,當時大約有快上千人線上觀看。
   
我再強調幾個重點:一大早、YouTube直播、事前沒有預告、也沒有打廣告,才開五分鐘就有快千人線上觀看!

   
如果你也在媒體圈中闖蕩過一陣子,應該就會知道,這數字就算放在Facebook LIVE上來看,也算是及格的。還別提,時間是早上上班上課時間、平台是YouTube!(這只是他眾多頻道的其中之一)很多媒體現在都把營運重心放在臉書上,然後三天兩頭抱怨演算法又被亂改,導致觸及率很差,花一堆人力做白工。

以我們這個圈子來說,真正重視「YouTube訂閱者」的公司不多,但是一旦你的粉絲被養起來了,這些粉絲的黏著度可是完全不輸臉書明星的!尤其YouTube有內建推播功能,新的影片出來時,粉絲都會被提醒,而且還不必擔心演算法被改爛的問題,這完全是我們過去忽視掉的一個大黑洞,以為只有臉書粉絲才是粉絲!(痛心)


▲在全日空洲際飯店,我一個人被安排雙人房。(圖/黃郁棋攝)

扯遠了。我們到達日本後,第一天是被安排在「東京全日空洲際飯店」,這是一間五星級的飯店。基本上,只要是Google的活動,飯店以及行程的部分都大可以放心:水準多半是很棒的。還記得上一次跟Google團去香港旺角的時候,住的是「朗豪坊」,也是奢華的不得了。

Google Adventure的真相:世界挑戰賽

我們到了以後,陸續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者,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趟「Google Adventure」要讓世界各國的人來競賽啊!榮幸作為台灣代表隊的參賽者,頓時有點興奮。

我們做夢也沒想到,這一次的Google活動,居然是以這種方式來呈現!當然我們也明白,Google方面希望藉此讓大家更認識他們家的各項工具(Google地圖、Google助手、Google相簿、Google翻譯等),借用網紅的力量,更大力的推廣出去。


比起傳統的「辦記者會、送小禮物」,這樣的活動難度顯然是要高出好幾個等級的。大家在闖關的同時,會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進行文化交流外,也會更加認識日本的地方文化。為了縮短彼此語言之間的距離,Google翻譯更是不可或缺的東西。

到底是多麼天才的頭腦,才想得到的做法啊。

對了,我忘了說:這次來參賽的世界各地選手們,大概有八成以上都是「網紅」,其中絕大多數是所謂的「YouTuber」,也就是專門製作影片上傳到YouTube,並且以此為賺錢本業的名人。


▲來自馬來西亞與德國的參賽者們。(圖/黃郁棋攝)

這一次一同聚集在日本參賽的國家或地區很多(基本上是以Google設立的據點為單位),包括:英國、德國、紐西蘭、澳大利亞、印度、中國、香港、台灣、韓國、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再加上工作人員有人來自美國,加起來等於有來自十七個不同地方、不同語言的人,一同闖關!光用想的,就覺得很屌。

對於關卡設計特別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這篇文章最上方的影片,我盡可能把過程都錄下來了,看影片你可以更清楚的感受到Google設計整個活動的用心所在。影片將近半個小時,看的時候要有耐心一點哦!


▲近江町市場關卡的購物清單與提示。(圖/黃郁棋攝)

參加Google世界挑戰賽,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這邊就不再複述關卡的細節了,我比較想趁這機會跟大家談談,參加「Google Adventure」世界挑戰賽的幾個特別感想。

一、英文真的要學,文法爛沒關係、敢講就得分了

由於這一次挑戰賽的參賽者分別來自不同國家,大家溝通基本還是得靠英文。這時候,英文程度的好壞,會大大影響一個人在「國際間」的活躍度:英文好的,左右逢源,到處認識人打哈哈;英文壞的,基本只跟自己國家的人溝通,對外不怎麼接觸。

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各自分別有不一樣的口音;但是只要敢講、願意講,沒有人會在意你的口音怎樣、文法怎樣,能夠溝通才是最重要的。台灣的教育,太過重視「標準答案」,導致很多人在文法那關就信心盡失,根本不願意或不敢使用英文溝通,這是很可惜的,因為我們的英文程度其實並沒有比人家差,只是少用、不熟悉罷了。


▲Google東京總部的食堂早餐。(圖/黃郁棋攝)

二、Google東京總部看得到富士山耶

我們第二天早上,離開全日空洲際飯店後,就直奔Google位於東京的總部,早餐就在總部那邊吃Google的免費食堂。眾所周知,Google的食堂是他們員工的眾多福利之一,裡面光是早餐種類就讓人眼花繚亂,自動販賣機按一下飲料就會掉下來,不必投錢。


▲Google食堂的販賣機,不用投錢就可以使用!(圖/阿神攝)

吃飯的時候,透過透明玻璃往遠處一望,就會看到一個小小的白色山頭:傳說中的富士山!這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富士山。


▲從Google東京總部看富士山。(圖/阿神攝)

是不是很清楚!(才怪)我試著把鏡頭拉到最長,讓我們放大來看:


▲用長鏡頭看富士山。(圖/黃郁棋攝)

這個就是富士山啦!看起來是不是還挺美的呢。很多人說到Google,應該都對他們的福利很嚮往,例如免費的三餐點心啦、休息睡覺用的太空椅啦、按摩啦、漂亮彩色的建築等等。

我曾經在《知乎》上看過一個討論串,談的是「Google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裡」。討論串裡面有好幾個在Google員工參與回應,雖然大家都有提到福利,但是這些免費的三餐、果汁等等反而不是最吸引他們留在Google的理由所在。

真正讓那些Google員工留下來的理由,還是在「人」,也就是其他的Google員工(Googler)。


▲Google Adventure的立牌。(圖/黃郁棋攝)

據說,Google賴以為生的企業文化是這樣的:「讓你意識到別人比你更優秀,而且還更努力。」於是,你一開始會感到惶恐、並且開始擔憂個人在職場上生存的問題;不過,因為身旁的人「各個是專家」,基本上遇到什麼疑難雜症都找得到解答,學習也特別方便。等到你逐漸不再那麼惶恐的時候,你的抗壓性也已經練成了,學習吸收能力也變回了海綿的狀態。

而人,也是我接下來要說的重點。


▲台灣、香港與日本隊成員合照。(圖/Google提供)

三、當你身邊的人都很優秀時,你也會變得優秀

這一次最大的感觸,莫過於「人」帶來的衝擊了。其實我這趟行程原先只打算「拍照攝影、寫文章」,但是轉頭一看,無論是阿神阿謙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網紅們,每一個人不是在直播就是在錄影,立刻感到壓力山大。

雖然Google方面沒有給我們任何要求,但是你自然而然的就會浮現「不想輸給別人」的念頭。所以我在第二天的時候,立刻改變作戰方針: 開始用影片搜集碎景、記錄闖關過程!這樣回台灣後,剪片才有更多素材可以使用。

只是一個很單純的想法轉換,做的事情就截然不同!


另外,台灣香港聯隊是屬於那種執行力很強,廢話不多說的隊伍,因此久而久之每個人都會變得相當「進入狀況」,遇到每一個難題的時候,大家都一起想辦法合作解決,既愉快又好玩。

如果這樣的風氣、衝勁能夠帶進公司,肯定會形成相當了不起的工作文化。

四、台灣人最缺的東西:「全局觀」(Whole Picture)

這一次的Google Adventure活動,除了世界各地「人」的衝擊外,莫過於活動本身了。挑戰賽中的每一個關卡安排、每一個題目設計,背後都緊緊連結著一個核心:必須使用Google的軟體才能解決這個麻煩。
  
例如:

「市場關卡」的食材營養成份,必須透過Google搜尋才能最快知道。

「密室逃脫關卡」必須透過Google助手協助解謎,才能打開密碼鎖。


▲密室逃脫關卡有很多個密碼鎖,必須透過Google助手來協助解謎。(圖/黃郁棋攝)

「關卡所在地」的座標以及乘車方式,必須透過Google地圖來查詢。

「製作和菓子」的時候,說明書必須透過Google拍照翻譯功能來解決日文看不懂的問題。


▲和菓子製作說明書,必須使用Google翻譯才看得懂。(圖/阿神攝)

「能劇關卡」的關主出題,通通透過Google Allo來傳訊息。

能夠將以上目的,通通透過「挑戰賽」的方式來完成推廣,背後的「全局觀」絕對是無比清晰,主辦方相當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而做法可以彈性靈活、隨機應變。

台灣人普遍習慣了「被動接受上級指令」,履歷表上面也很愛寫「完成主管交辦任務」,將它視作自己的優點,從來不去思考大局、找到最根本的目標所在,「做法」反而應該是彈性的。

要知道,這種「被動」的習慣,可是會抹殺自己未來的最大兇手啊。


▲所有參賽者的合照。(圖/Google提供)

雖然這次的Google Adventure是第一次舉辦,但是它勢必會成為公關活動的經典案例!究竟未來Google還會如何突破自己、成就新的經典呢,我已經開始期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