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Tagged under:

網路與媒體|總統府與文學大師們別爭了!賴和說的明明就是:自自申申幸福身


文/黃郁棋 

2017年的第一天,台灣就熱鬧的不得了。總統府因為春聯上的一句賴和詩作「自自冉冉幸福身,歡歡喜喜過新春」而炸開了鍋。從台灣文學館館長廖振富、吳東晟老師、台語專家潘科元,一直到向陽、須文蔚等文學家,都一致認為「冉冉」應該為「由由」才對。原本以為事情就此落幕,沒想到賴和的長孫賴悅顏出面解釋,說應該是「冉冉」,意思是「自自然然」。

我說啊,大家都別爭了。在我看來,賴和〈乙卯元旦書懷〉說的明明就是:

「自自申申幸福身!」

「申」(shēn),是地支的第九位,也可解釋為「陳述、說明」的意思。自自申申,若按照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的說話方式,應當如此解釋:

「(總統府)藉由賴和的詩句,來跟我們所有的同胞們來慶賀新年,那『自自申申』,申申的意思基本上是陳述、說明,也就是說這個國家正努力朝向民主、自由、透明政府的方向前進,未來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都會更加的有保障,大家也應該更珍惜我們的民主。」

如果以上解釋還不能說服你,請聽我多講幾個理由:

一、賴和的這首詩作,在格律上應該為「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才對。然而,若採用賴和基金會的「冉冉」版本,則會變成「仄仄仄仄仄仄平」,毫無道理可言。近體詩不合格律則不成詩,從賴和過往作品來看,他是相當重視平仄的人,應當不會犯如此錯誤。(請見活水來冊房的解釋以及吳東晟的解釋

若採用「自自申申幸福身」說法,格律就完全正確了!申乃平聲,唸起來不再有問題。


二、「冉冉」無論是使用閩南話還是客家話講,都不會跟「然然」相同。這點賴和的孫子賴悅顏對「冉」的說法,明顯是有問題的。(請見須文蔚的解釋以及潘科元的解釋

三、從賴和遺留下來的手稿來看,明顯他寫的「冉冉」與〈乙卯元旦書懷〉裡頭的二字有相當大的差距。(見向陽的解釋

可能有人會問:可是,向陽貼出的其他手書當中,「由」的右側並沒有穿出去啊?答案其實出乎意料的簡單:賴和這一次是「橫書」啊!而他右側出豎的寫法,很顯然只是為了接續下一個字的下一筆罷了。

不信你仔細看,是否出豎的方向與上揚幅度,剛好完美接上了他的下一筆?


因此,從字跡來看,更加不可能是「冉」了。

四、作家顏擇雅認為:「『自由』並不是傳統漢語,而是1900左右才從日本引進中國的和製漢語。《後漢書》雖有『威福自由』一詞,但意思是放縱任性,不是我們今天理解的『自由』。中國古時並無 『自由」』概念。」(見顏擇雅的解釋

然而,此說法很快就被出版社的老前輩陳穎青推翻了。「自由」的用法在中國自古以來就存在,並非和製漢詞。還別提,「自冉」二字難道就是傳統漢語了嗎?(見陳穎青的解釋


啊對了,可能有人會問:上面給的例子都說是「由」,為什麼你認為是「申」呢?這個嘛,時間有點晚了,我睏了,姑且這麼回吧:「子非賴和,安知賴和欲書『由』或『申』?」如同眾硬拗者所倚仗的核心理念:死無對證是也。不過,無論真相如何,它最不可能的就是「冉」。

古有趙高指鹿為馬,今日竟重演舊時之事!身為當代台灣人,能親眼見證歷史,何其有幸,卻又何其不幸。套句子漢老師的話:「政治馬屁,千古同拍。」此語快哉!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