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Tagged under:

科普|尼安德塔人的滅絕原因,究竟是什麼?

(尼安德塔人。圖:Matteo De Stefano/MUSE/CC License)

文/Linyi812

少數學者認為,尼安德塔人只是被現代人所同化(Smith et al. 2005; Svoboda 2005),這樣就不存在「滅絕」的問題,而是類似取代和連續演化這兩個極端之間的某種折衷。不過,雖然遺傳學研究表明,現代人體內也有一定比例的尼安德塔人DNA,大多數學者還是把尼安德塔人看成是真的滅絕了。

多數學者認為,尼安德塔人滅絕的原因是與解剖學上現代人的直接、或間接的競爭與衝突。所以這個問題也可以轉換成,現代人相對於更早或同時期的其他古人類的優勢何在,現代人何以能夠擴展至全球、遷徙達其他古人類之前去不了的地方,等等。


原因可能包括:人口因素,只要在出生率、死亡率或生育間隔上的一點微小差異,就足以導致現代人相對於尼安德塔人有巨大的人口優勢(Zubrow 1989; Skinner 1997;Flores 1998)。舊石器時代晚期以來的現代人,具有更大的群體規模和更高的人口密度(Gat 1999; Mellars and French 2011),更大的食譜多樣性(Richards et al. 2001; Hockett and Haws 2005),並且在創新行為能力上表現出一個突發的繁榮(Klein 2009)。

(尼安德塔人畫像。圖:Marcus, Bonn/Public Domain)

後者在考古記錄中的表現非常充分:人工製品類型的標準化;人工製品歷時變化速率和空間多樣性程度的快速增加;經常性地把骨、牙、貝及相關材料塑造成正式的人工製品;無可辯駁的藝術和個人裝飾品的大量湧現(暗示抽像或「象徵性」思維的能力);營地空間組織的證據,包括精緻的火塘和最古老的無可爭辯的結構性建築;大量優質石器原料運輸至數十甚至數百公里的最古老的證據;儀式或禮儀的最早的證據;編織和縫紉的證據。

雖然尼安德塔人除了狩獵動物之外也吃植物,也有墓葬乃至照料老人的證據,也有一些結構性建築(如房子),甚至可能有藝術和裝飾品。但是,且不論這些證據的年代和可靠性問題,即便它們成立,總體上看5萬年之前這類行為的證據,相比於現代人來說仍然是非常零星和不充分的,也不排除其中一些是接觸了現代人之後學習模仿後者的可能性。總之,從行為和文化各個方面看,現代人、尤其是進入歐洲的那一波人的適應度,應該是強於尼安德塔人的。


現代人不如尼安德塔人的地方,主要表現在一些尼安德塔人的體質特徵上,比如尼安德塔人四肢長骨粗壯、骨壁更厚、肌肉附著明顯,說明其肌肉發達,力量更強。但是似乎沒有人認為這些特點能在與現代人的競爭中顯著增加適應度,正所謂:「勞心者智人,勞力者尼安德塔人。」

需要注意的是,有的回答中說尼安德塔人腦量比現代人大,但這指的是絕對腦量—尼安德塔人平均1520cc,高於現代人平均值100多cc。絕對腦量如果能衡量智力,那人還不如鯨。顯然要比也只能是比相對腦量—指腦量的大小與身體大小之間的關係,化石人類一般是用腦量商EQ=(腦重/kg×1/1.14)/10^(0.76×ln(體重/kg)+1.77)。

由於尼安德塔人重量大,算相對腦量的話還是不如現代人,更不要說二者在顱內模結構上的差異了。

在尼安德塔人滅絕原因的諸多假說中,以往氣候因素通常不太被強調。這是因為尼安德塔人在西亞的消失大約是距今5萬年,在歐洲的消失大約是距今4萬年(局部最晚可能晚到3萬年左右),這個時間段屬於深海氧同位素3階段,即MIS3或OIS3,氣溫大體與今日相似,與之前的OIS4和之後的OIS2(末次盛冰期)相比,是相對溫和、適宜人類生存的。


典型的尼安德塔人經歷了20萬~4萬年間的多次氣候旋回(一些被認為屬於早期尼安德塔人的標本年代更老),從較大的時間尺度來看,沒有道理唯獨適應不了OIS3的氣候。不過隨著研究分辨率的提高,一些古環境信息顯示OIS3的不穩定性比之前想像的更大,其中一些短暫的寒冷事件以及火山爆發,對尼安德塔人的影響可能還需要重新評估。因此也有一部分學者提出,尼安德塔人消失是因為棲息地退化和碎片化,現代人佔據尼安德塔人領地之前,尼安德塔人已經滅絕(Finlayson 2004)。

沒有兩個降溫事件是完全相同的,因此曾經渡過一個不代表就能適應下一個(Stewart 2005)。這類假說仍把氣候和環境視為主要驅動因素,尼安德塔人滅絕和現代人無關或至少關係不大。 

還有一類假說,可以視為上述第二種和第三種的相互作用(Stringer et al. 2003; Lahr and Foley 2003)。比如,在尼安德塔人和現代人共存時,也許在好光景的時候兩者尚可勢均力敵,可一旦遇到氣候波動、資源減少的情況,現代人在文化適應上的優勢(如更有效的社會組織、更強的社群內認同、更廣的社群間交流網絡)就能起到關鍵作用,尼安德塔人沒有那麼強的應變能力,這樣來自現代人的競爭嚴重加劇了尼安德塔人所面臨的生存壓力,最終導致尼安德塔人滅絕。(本文獲得原作者授權轉載)

參考文獻:

Winfried Henke, Ian Tattersall.(2015)-Handbook of Paleoanthropology 
Richard Klein.(2009)The Human Career: Human biological and cultural origins 
吳秀傑、劉武、Christopher Norton.(2007)《顱內模—人類腦演化研究的直接證據及研究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