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 星期二

Tagged under: ,

啤魯麋鹿:品飲威士忌的五種方式


圖、文/黃郁棋 
話說在前頭:這篇文章,純粹是我參加講師William Wu品酒活動的心得與筆記,與廣告無關、我也沒收取任何一分一毛錢。但是為了避免被檢舉後可能出現的麻煩,我會在圖片與文章上加註警語,提醒大家「飲酒過量、有害健康」、「喝酒不開車、安全有保障」、「禁止酒駕」、「未滿十八歲請勿飲酒」。這邊不鼓勵任何人喝酒,只是想跟大家分享,我從威士忌中領悟出來的一些事。
我曾經是個很怕威士忌味道的人,無論是單一麥芽威士忌,還是調和式威士忌,它強烈的味道總是讓我望而生畏,聞一下就下意識的想要逃離。去年的時候,因為各種陰錯陽差之下,我意外參加了一場威士忌品酒會,講師是我大學時期的學長William Wu,他攤開Google地圖、用世界旅行的方式,跟大家介紹不同國家、不同產地的威士忌,它的風味各自如何(並且開瓶給我們品嚐看看)。

我第一次發現,威士忌其實是很有趣的玩意兒,它背後的故事一點也不輸給其他料理;艾雷島經典的泥煤味,在認識以前,你從來不知道威士忌可以跨越時間、空間,用味覺與嗅覺、視覺來體驗,不同時期、不同地點的不同風味。


品酒會的舉辦地點,是學長姐開的「啤魯麋鹿」這小小的啤酒專賣店(是的!又是我們學長,另外一個學長,東華中文專出酒鬼啊)。這邊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世界各地的有趣啤酒,這邊收藏了很多很多;你一進來,就會看見架子上滿滿的、沒看過的啤酒種,德國慕尼黑皇家啤酒啦(Hofbräuhaus München)、美國Elysian啤酒等等,應有盡有。

店面本身並不大,中間擺了張桌子,提供所有愛喝酒的人可以買了各地的啤酒後坐下來休息;在這邊你可以感受到濃濃的「酒類愛好者」的氣息。


如果是搭乘台北捷運過來的話,坐松山線到「南京三民」站後,大概走路二十分鐘左右可以到達這邊。(再次強調:喝酒不開車,安全有保障,因此如果有打算喝酒,請一定要選擇搭車前往,不要自行駕車。)
 

回歸正題。這次的威士忌聚會,主題是「品飲威士忌的五種方式」;根據國際葡萄酒與烈酒數據分析公司IWSR的資料顯示,台灣的威士忌消費量是全球第六、總消費金額更是高達全球第二,人口明明才2,349萬、卻擁有如此的成績,簡直是不可思議。
 
一般人可能會想說,啊喝酒不就把那金黃色的液體吞進肚子裡,哪來什麼「幾種方式」啊?台灣是一個很喜歡乾杯的地方,喝酒很多時候變成了一種遊戲、一種氣魄,甚至一種買醉的行為;但是也因此,很多人每次喝酒都等同於酗酒,這是非常傷身體的,而且也浪費了酒的美味。

 
喝酒過量,其實是一種非常危險、甚至會致癌的行為;當你把酒精(乙醇)吞下肚的時候,立刻就開始在胃部被慢慢吸收,進入血液後在肝臟代謝。酒精代謝的過程,首先會透過體內的「乙醇脫氫酶(ADH)」催化後轉化為「乙醛」,進而再透過體內的「乙醛脫氫酶2(ALDH2)」來轉化為乙酸。乙酸是體內較常見的代謝產物,能夠參與葡萄糖、有氧代謝等多種體內常​​見代謝途徑,並最終轉換成水和二氧化碳。

然而,你必須知道的是,「乙醛」是種一級致癌物!如果你喝酒過量、體內堆積太多乙醛無法快速轉化,你剛剛喝進肚子裡的酒,就會帶來傷害。東方人很多人體內更缺乏「乙醛脫氫酶2(ALDH2)」,所以如果你喝一點點酒馬上就會臉紅(乙醇快速轉化成乙醛)、但是退的速度很慢(乙醛轉化成乙酸),這可不是什麼代謝好所造成的:這其實是乙醛無法快速轉化為乙酸,乙醛堆積所造成的結果啊。


飲酒過量非常傷身、可能致癌,喝酒容易臉紅不退的人尤其沒有本錢喝,這個觀念必須知道。事實上,當你用吃法國料理的態度、速度,來緩緩品嚐威士忌的時候,你會發現威士忌本身的味道非常有意思。它很個性,特別會隨著地理位置的不同、做法的不同,以及歲月的不同,帶來非常不一樣的轉變。
 
這一次品酒會,William Wu介紹了品飲威士忌的五種方法:「威士忌配文學」、「威士忌調酒」、「威士忌搭配美食」、「威士忌搭配音樂」以及「威士忌搭配環境」。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威士忌,應該是來自美國的野火雞(Wild Turkey)吧!在品酒會上,它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字:「狂!」味道濃烈,某種程度上來說它也很甜,但是也很烈。
 
第一次喝,會對野火雞的味道印象深刻;但是第二次喝的時候,感覺又截然不同了:膩。每一種酒都有它不一樣的性格,野火雞酒如其名。但是如果想搭配食物,例如生魚片、司康餅,來自日本三得利的「白州」,以及「愛爾蘭之最」(Tullamore Dew)我覺得是相對比較好的選擇,因為味道比較柔和一些,不會與食物的味道產生對峙。


說到日本的威士忌,就必須提到被稱作「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竹鶴政孝。上一次的品酒會,學長有帶15年的余市過來給大家喝,「余市」之名出自北海道的一個濱海小鎮余市町,會選在這個地方,正是竹鶴政孝的意思。

竹鶴政孝是日本第一個將威士忌製造技術引進日本的人,他在24歲的時候,受攝津酒造社長阿部喜兵衛與常務岩井嘉一郎之命,前往英國蘇格蘭學習釀酒技術,回國後幾經波折,最後與他有關的蒸餾所「山崎、余市、宮城峽」所出產的威士忌都成為珍品,余市在2007、2008更拿過英國世界威士忌競賽(WWA)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殊榮。

(說到這邊忍不住想插播一下:來自台灣的「噶瑪蘭經典獨奏Vinho葡萄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在2015年的時候也奪下了WWA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


後來NHK看上了竹鶴政孝與他太太竹鶴莉塔的故事,拍了電視劇《阿政與艾莉》,這也引發了竹鶴政孝相關威士忌的搶購。朝日啤酒集團在2015年年中忽然宣佈,旗下的「余市」與「宮城峽」這兩個以蒸餾所為名的威士忌品牌,因原酒不足,決定在2015年8月之後停產。
 
消息傳出後,余市等同絕版了!絕版是殘酷的,因此能夠喝到余市的風味,本身就十分幸運。(可惜的是,過了大半年,我已經忘記它的味道了,哈哈。)看到這邊,是不是覺得威士忌能夠擁有這麼多背後故事,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呢?喝著喝著,仿佛自己也參與其中了似的。

對了,我絕對沒有如《菸酒管理法》第37條所說的「鼓勵或提倡飲酒」,我前面有說了,喝酒喝到一級致癌物「乙醛」堆積在你的身體裡面,真的很傷身!只不過,威士忌背後的故事實在很多,說說故事而已,大家還是必須記得「喝酒過量,有害健康」,謝謝。


其實我覺得,用「吃法國料理」的態度品嚐威士忌,真的是很特別的經驗(礙於法規,我不能說「幸福」這兩個字),因為每一種酒的味道都不一樣,材料不一樣、背後的故事也都不一樣。酒的味道本身,其實並沒有分什麼「好或壞」,當你拋下先入為主的「味覺偏見」,將全世界所有的味道一視同仁的時候,你會發現新世界:每個味道,都連結到你某一部分的回憶。

為什麼你會對「泥煤味」有印象?或許是吃過煙熏火腿、或許是聞到過有人在燒東西的味道,甚至有人會連結到「醫院」的味道。每一種味道,都連結著每一個人獨一無二的回憶,不一樣的人,他對於味道的詮釋肯定也是不一樣的,因為浮現在他腦海與潛意識的是不一樣的東西。
 
很有趣吧!就像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那樣,其實世界上並不存在著什麼文化「才叫做好」,什麼文化「它就是不好」;這一切就是這個世界的不同面貌,當你一視同仁後,世界會頓時放大,變得精彩萬分。
 
其實,做人也是一樣的道理呢。


最後,我想靠北一下《菸酒管理法》第37條。在寫這篇之前,我從來沒想到會如此綁手綁腳的!雖然這篇文章跟「商業廣告」八竿子打不著關係,但是因為照片有酒類的品牌露出,還是有可能被視作廣告,受到這項條文的規範。該條文如下:

酒之廣告或促銷,應明顯標示「禁止酒駕」,並應標示「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或其他警語,且不得有下列情形:

一、違背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

二、鼓勵或提倡飲酒。
三、以兒童、少年為對象,或妨害兒童、少年、孕婦身心健康。
四、虛偽、誇張、捏造事實或易生誤解之內容。
五、暗示或明示具醫療保健效果之標示、廣告或促銷。
六、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禁止之情事。

所以你會看見,整篇文章充滿著「飲酒過量、有害健康」、「小心致癌」、「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之類的字眼,是的,我就是要當一個守法的好公民。此外,我還得小心不要寫得好像在「鼓勵或提倡飲酒」,一切都得小心翼翼。雖然不會被查水錶,但是想到有可能被檢舉罰錢,就覺得很不舒服、不自在。
 
我其實疑惑很久了,為什麼網路上寫品酒相關的文章這麼少!一查之下才發現,原來有部落客(姞米婆婆等)收到過台北市政府的函文,說他們違反菸酒管理法,真的很不可思議,因為這已經侵犯到一般人的言論自由。而《菸酒管理法》第37條也沒有清楚的說明,所謂的「廣告或促銷」到底明確範圍在哪裡?

這一切都是自由心證,非常的莫名其妙;根本是大炮打小鳥,嚴重違反法律的比例原則。也因為之前的幾個案例以及法規的恐嚇,讓原本就不多的品酒文章,更顯得稀有了,這像不像是某種程度上的言論審查呢,呵呵。

啤魯麋鹿 Beer&Deer(啤酒專賣店)

電話:02-2760-0920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五段36巷4弄49弄之1號(捷運南京三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