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Tagged under: ,

總是無差別罵記者?那就別怪老闆愛叫你草莓族

▲建國中學。(圖/Wind攝/CC License)

文/黃郁棋 

「因為台灣有強姦犯,你是台灣人,所以你也是強姦犯。什麽,你說你不是?那怎麽沒見你檢討你那些同類,阻止他們的行為呢?」

不曉得這段話你是否看得有些眼熟呢?如果你還無法看出端倪,我試著換一句話說說看:

「台灣人薪水差活該,誰叫你們年輕人就是草莓族!什麽,你說你不是?怎麽沒見你去檢討你那些同儕,只知道整天怪老闆?」

如何,是不是覺得這句話特別熟悉,好像經常聽到呢?


台灣人的思考邏輯

是的,這就是今天台灣人的普遍思考邏輯、價值觀:無法就事論事、無法就人論人,如果找不到罪魁禍首,就讓「無辜的人」代為受罪。

前陣子,建中學生冒名受訪,讓媒體記者出了一個大烏龍,引發多方爭議。支持學生的人認為,這就是「媒體不查證」、「媒體亂象」的一個最好的諷刺,他們只是用這樣的行動藝術,來表達民眾對於如今無比低下的新聞水平的不滿罷了。

「你們媒體被耍活該!誰叫記者不先檢討自己,整天發行車記錄器新聞、沉淪造假,才會發生這種事。什麼,你說你沒寫過這些東西?那怎麼不見你檢討你的同業呢?」

支持記者的人認為,這幾個建中學生是「校方」推派出來的,並且身穿繡有名字的制服,連校方都被騙,記者除非每一次採訪都要求出示證件,否則哪可能發現這是冒名受訪!建中生這樣是拿校譽開玩笑,建中的水平也不過爾爾。

事實上,這兩個說法,都犯了一個相當大的毛病:

「個別編輯、記者,無法代表所有媒體;個別建中學生行為,也無法代表整個建國中學。」

▲「媒體」如何檢討自己,是誰?哪一家媒體?(圖/截自臉書留言)

「以偏概全」成為國粹

姑且不論這些「滿級分多少人」的新聞報導有沒有意義,這些記者來到現場採訪,其實是認真辛苦的在工作著。然而,民眾卻拿「其他不檢點的報導、沒水準的新聞」來概括全部記者,還洋洋得意、沾沾自喜的以為,自己這是在替大眾發聲,說出媒體的亂象,針砭媒體弱智的現實。

「說你媽啦!」

這種以偏概全的行為,才真的是導致台灣一團混亂的元兇好嗎。連最基本的「就事論事、就人論人」都做不到,上從國會打架鬧事、佔領主席臺、無視程序強闖案子過關,下到市井小民整天在那邊「人一藍,腦就殘」、「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綠吱不意外」、「覺醒青年到哪裡去了」,通通都是在打模糊仗。


而在「建中事件」中支持記者的人,也趁機攻擊建國中學學生,說他們「自大」、「目中無人」、「詐騙從小就訓練」,一樣是隨隨便便就把「個別學生的行為」擴大到「整個學校都這樣」。

按照這個邏輯,老闆直接概括你也是「草莓族的一員」,難道錯了嗎?如果你不是,那怎麼不見你檢討那些「草莓族同儕」,反過來怪慣老闆呢?

整天看到農場文?代表你的「水準」就在這邊

換個角度來看,今天無論你在什麼行業、什麼學校、什麼國家、什麼場景,都一定會同時存在「認真的人」以及「老鼠屎」。網路如此發達,你今天看到怎樣的報導,往往也同時意味著你的水準到哪裡。


因為臉書演算法的緣故,系統會推送「你最有可能喜歡、點擊」的新聞或資訊給你。說難聽一點,如果你的臉書塗鴉牆上,整天充斥著「震驚文」、「十三億人都驚呆了」、「行車記錄器影片」,那麼代表你的水準也就在這邊罷了。

「一個人如果從來不追蹤內容農場網站、不點擊內容農場標題,這類內容很快就會從他的塗鴉牆上絕跡!」

那些特別愛抱怨媒體素質低落、沒國際觀、農場內容太多、行車記錄器影片太多的人,往往也是「個人素質低落」的人。不為什麼,口嫌體正直,一邊罵又一邊點擊按讃或分享,所以臉書才會整天推送這些內容給他。

再加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你身邊的朋友也都是「垃圾文」的愛好者,你自然有更多的機率接觸到這些。現在再回頭看,整天看到垃圾文、行車記錄器影片,問題最大的人,究竟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