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Tagged under:

沒餓過肚子的人,永遠不知道劉毅英文的免費奶茶有多好喝

這篇文章,是我在高中剛畢業的時候寫下的。當時由於沒錢補習,卻又嚮往放學後的「補習班的春天」,於是天天混進劉毅英文的自習區,喝他們的免費奶茶、看他們的免費單字本,以及欣賞免費的妹子們。或許是老天爺被我的恆心與毅力給感動到了,模擬考時英文總是低於10分的我,指考居然拿了60分。

以下,本文開始。



沒餓過肚子的人,永遠不知道劉毅英文的免費奶茶有多好喝。

我把襯衫下襬從西裝褲頭拉出,連同內裡的黑色T恤假裝很灑脫的垂放在外頭。一踏進補習班,臭豆腐的味道就用自以為很香的姿態撲鼻而來;我搜尋著這屬於廁所馬桶的泥土的芬芳,率先搶入眼簾的,是一團團、一叢叢,無邊無際的、浩瀚的綠,我們稱之為小綠綠。

對男校同學而言,每天的生活情趣除了打球跟兄弟間的揶揄,最令人期待的就是晚上的補習時光。讀書很苦,只能讀書更苦,連年輕女孩都沒得看更是苦上加苦;也因此,與部分拖著疲憊身心到補習班苦讀的學生不同,來到補習班,讀書對我們而言反而是次等重要的事,首要之事乃解決眼耳鼻舌身意對於異性的渴望,打開「搜尋雷達」,賞妹去。


我攤開《九十四年英文詞彙參考表》,上頭被我用毛筆寫上「九陰真經」四個大字;翻開第一頁:abdomen,名詞,腹;下腹;腹部的意思。隔壁的小綠綠正拿著三色筆在劉毅英文的講義上圈圈點點,她的下腹十分平坦,應該還沒吃過晚餐;我走到洗手間旁邊的奶茶開飲機旁,倒了滿滿一杯無糖奶茶。奶茶無糖,喝來水不是水,奶不像奶,也因此並不受學生喜愛。

回到座位上,隔壁的小綠綠已離席而去;暗自愴然中,又瞥見更遠處的「小黃黃」打開了話匣子,與其他兩位小黃黃有說有笑。我繼續低頭看《九十四年英文詞彙參考表》,尋找下一個單字:abide,動詞,忍受;遵守的意思。我為什麼能忍受這杯不甜的奶茶呢?或許是因為,我與常人不同,比較甘於吃苦,所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成功人找方法,失敗人找藉口。自我安慰的同時,劉毅英文的上課時間到了。所有的小綠綠、小黃黃、小白白還有其他顏色的妹,都魚貫進去了教室;教室外頭,頓時大難將至一般寂靜。

寂靜帶給我沉思;我的眼睛是黑白,頭髮是黑白,生命也呈現黑白;她們將生命的顏色帶來給我,卻又讓黑潮染黑了生命。黑色無從調色,加水攪拌後,色階才逐漸呈現;奶茶在我胃裡發酵,似乎有什麼正悄悄的行著化學反應。我像隻追丟獺子的土狼,懊惱的瞪著害她們消失的洞口。


漸漸的,我發現櫃檯姊姊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瞧我。我心想:「慘了,該不會喝霸王奶茶被發現了吧!」旋即又自我安慰道:「那麼難喝,應該不算什麼吧!更何況外頭也不只我一個人。」我懷著緊張的心情四處瞧瞧,幸好發現隔壁建中的同學也坐在教室外的飲食區K書。我又喝了一口像水一般的奶茶,蠶絲般的溫潤口感湧上我的喉頭;我雙手捧起《九十四年英文詞彙參考表》,單字順著手掌灑到胸口,再流到腦漿中沸騰。我的記憶力很好,認真時一百個單字十分鐘就可消化;但是這種「不可思議的傳輸速度」很少發生,多半時候我的腦袋處於唯讀狀態。

Abrupt,形容詞,突然的;唐突的。突然間,我看見隔壁桌面上平躺著一本《升大學必備:指考篇章結構》,這應該是那位腹部平坦的小綠綠留下的。我是不是應該幫她收起來,等到下課時再假裝紳士的拿給她,並且這麼說:「我剛剛在妳吃飯的位置看見了這個,請問是妳掉的嗎?」或者,這麼說也行:「我猜這個是妳掉的。」然後瀟灑的頭也不回的離去。我翻開《升大學必備:指考篇章結構》,發現內頁十分空白,沒有畫線,題目也都沒有做。我陷入兩難,究竟該拿這本書泡妞,還是乾脆當作戰利品帶回家啃讀呢?


然而,那位小綠綠直到最後都沒有回來。

這樣子的生活,久而久之,也讓我感到十分愜意。我開始慶幸自己能夠以旁觀者的身份進入補習班;從來沒有誰能夠強迫我,我需要的不過是自由。儘管不能進去教室上課,我也能享受欣賞正妹的樂趣。

難喝的奶茶日復一日,高中生涯也年復一年的走了。奶茶每年從不變,正妹年年皆不同;儘管沒錢補習,我卻懂得補習班真正的樂趣何在。十二點鐘方向,又出現了一位白衣黑裙的女孩兒;她不看書,也不談天,純粹看著窗外的台北市夜景發愣。她想些什麼呢?是考試的成績,是男朋友,還是秋天都市蘊藏的淡淡憂鬱。abdomen,名詞,腹;下腹;腹部的意思。這個單字好像背過了,管他的,再背一次吧。(撰文╱黃郁棋)